忍者ブログ

★ IE6.0推賞 ★ 目標:逢週末update! <無理やろ!

2017.10┃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
★ BLOG内検索 ★
HOME[PR]我的翻譯FLESH & BLOOD Vol.13 無責任我流翻譯

[PR]

2017-10-22-Sun 13:25:08 │EDIT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FLESH & BLOOD Vol.13 無責任我流翻譯

2012-04-20-Fri 03:26:13 │EDIT
官方中文版在第10期便停滯不前,DRAMA CD都追過中文版出版的速度,到第13張CD了。網上有人譯到第12期,而我聽着第13張CD,看着手中日版的小說,工作的壞習慣又來了…

自動在腦內把日文字變成了中文字!

因為所以,在有愛的情形下,開了一個坑給自己。

不過,我沒有打算填完這個坑,希望我龜速的進度未完成前,官方中文版快點出版就好!我一直都很支持尖端的出版!雪舟薰老師你就快點同意出版的事吧 > <

聲明:下面翻譯純粹個人試作+個人學習,沒有水份沒有交流意圖一點也不偉大,而且第一譯後忙着別的工作沒有校對過,只屬個人自HIGH產物和記錄。如有錯漏請提正。請大家支持官方中文版!

小小譯後感:真正翻譯和看着在腦內補確實是不一樣,有些詞語真的要查查看才明白。這小小的部份我用了2小時左右,平常這2小時夠我譯半本漫畫啊…(翻譯小說的人很偉大!)

有關轉載:報告不要,請註明出處及連結,感謝大家一同喜愛這作品!

唔,就這樣,請看下面~


FLESH & BLOOD Vol.13  無責任我流翻譯
※此文章與版主的另一個BLOG<迷彩>同步更新

FLESH & BLOOD 13
 
1
 
1-1
四周暗得連自己有沒有張開眼皮也難以確認──海斗在發現自己已經完全醒來之前,便習慣聽着船身不斷發出的聲響,一邊呆在黑暗之中。雖然傑弗瑞說過可以長期點燈照明,但點燈反而睡不着覺。油燈在每當海浪拍打着船身時便會搖曳,讓影子伸延到牆壁,詭異得難以忍受。那影子就如等待着海斗入睡,正要藏匿到某個地方去的怪物一樣。
 
(雖然全黑也很可怕,但每當影子晃動便心驚膽顫也讓人很疲累。)
 
海斗想再睡一會,把臉龐伏在傑弗瑞分給他的麻布上。禾稈草莖透過麻布,刺刺的感覺留在面頰上。
 
海斗坐了起來,然後輕輕的嘆了口氣。他實在很留戀在船長室中軟綿綿的大衣。話雖如此,現在不容他說任何強求的話。在船上要確保一張不會有濕氣、連霉菌也沒有的床到底有多困難,海斗當然清楚不過。船上一眾兄弟想令海斗至少能舒適一點,勤快地保持睡床乾燥,才會令海斗剛才在臉上殘留着禾稈草刺臉的「觸感」。
 
(如果能用繩床,便不用麻煩到大家了…)
 
而且繩床既輕便又清潔。海斗真的好想在這裏試睡一次。可是,因為試過半夜咳嗽發作時起來,身體難以控制得跌落甲板上,以後只能減少使用。沒錯,現在不能進一步受傷,不能麻煩到大家。
 
「……不過,其實已經麻煩了他們很多。」
 
喃喃地細訴後,海斗抱着膝蓋,把臉龐埋在膝蓋間。
 
每次當海斗想起,宣佈說可以睡在囚禁着米格爾‧卡薩佐那間放木材的房間後,引來的騷動之大,就令他更加鬱結。
 
「別說傻話了!」
 
想當然爾,傑弗瑞自然是反對。
 
「基特也說過,要治好咳嗽,清涼和清淨的空氣是最好的吧?你說這艘船中最清潔的地方是哪裏?」
 
「是船長室呀。雖然我不在的期間多少積了點灰塵。」
 
「要是你不喜歡那些灰塵,我去叫人……」
 
「不需要。」
 
海斗很有耐性地解釋。
 
「和你睡在同一間房中會很危險。雖然我知道用布條掩着嘴巴便會沒問題,不過早上來起來後布條會鬆開來。有可能是熟睡後因為透不過氣來而拉走布條,又有可能是它自然鬆開,但無論是哪一樣,都不會改變有危險的事實。」
 
「你說危險?不過是感冒罷了,太誇張了吧!」
 
「不過是?這不像是那個在法蘭西斯爵士的大宅內,當我只是說了句覺得很冷後,臉也發青的人會說的話呢。」
 
「唔……」
 
傑弗瑞一臉「敗了一仗」的表情,但馬上提出反駁。
 
「可是,我的身體健康,精力充沛呀。疾病才不會來找我吧?你看,和你一起共眠一晚後,我仍是精神飽滿的呀!」
 
雖在心裏祈求他能繼續如此平安無事、健康生活,不過海斗仍繼續解釋着說。
 
「幸好如此。不過,在回到英格蘭之前一定要謹慎一點的。我想你應該沒有忘記…維…維森特之所以會放我走,是因為勞爾被揭穿背叛了腓力二世後反被追捕,打算殺我滅口。我不知道他們後來如何平息,可是,當情況許可的話,他們又會追擊我們吧?」
 
這是謊話。維森特不會追上來的。然而,儘管是對他過意不去,現在只能這樣告訴傑弗瑞。在平安回到普利茅斯之前,都不能讓傑弗瑞他們知道自己患的病是甚麼,也不能令他們受感染。最重要的是,不讓大家有所疑慮,而製作一個隔離的環境。
 
「的確大意是大敵。不過…」
 
傑弗瑞仍打算抗辯,海斗舉起雙手制止了他。
 
「那麼,不如這樣吧?我只在睡覺的時候到下層的房間,白天會留在船室,或是你能看到的地方。」
 
海斗確認口罩有好好地蓋着嘴巴後,擁抱着一臉不情願的傑弗瑞。
 
「我也不想離開你哦……不過,在航海中沒有人知道會發生甚麼事……」
 
傑弗瑞也牢牢地回擁着海斗。
 
「因為連稀世的預言家,也無法占卜自己的未來呢。」
 
「嗯。」
 
又不得不說謊了。就某種意義來說,這只是回到以前的生活而已。海斗閉起雙眼,忍受着胸懷的疼痛。是欺騙比任何人都重要的對象所帶來的痛苦──將來也會有天習慣這種痛吧?海斗只能這樣祈求。
 
「我明白了。」
 
傑弗瑞放棄地嘆了一口氣,輕吻在海斗的額上。
 
「暫時,就用這個方法吧。」
 
「謝謝你,船長。」
 
海斗的「要求」,傑弗瑞甚少拒絕。所以,今次他也願望成真。頂多,在每天早上,當大家碰面時必須要忍耐他囉唆的抱怨。
 
(尤其是昨天,真是太難受了。)
 
海斗繼續抱着膝蓋,像一艘遭到風平浪靜洗禮的船一樣,讓自己隨意憶想。
 
「把你救回來,以為終於可以好好安睡了,結果竟然是這樣!」
 
睡得非常差,剛醒來的傑弗瑞就如一頭餓了三天的獅子一樣,經常會心情很壞。
 
「你還是放棄吧?我在當船室侍從前,就已經是一個人睡的吧?」
 
這樣回應傑弗瑞的說話,本來就是錯誤的吧。看到那有如在晴朗的海面船的湛藍色眼眸,閃出一絲不安的神色,海斗卻後悔了。
 
「看來是我令你感到煩擾了。」
 
「怎、怎可能……我才沒有……」
 
「我一直以為只要你回到我身邊,一切就能回到和以前一樣,看來是我單方面一廂情願罷了。」
 
「傑弗瑞……」
 
「你說不想離開我也是謊言?你覺得終日只想和你一起的男人很悶鬱?」
 
「我從沒說過!」
 
海斗放聲強烈否定後,伸手碰了傑弗瑞緊握的拳頭。
 
「我想回這裏…回到你身邊。我想一直和你一起。這種心情一點也沒有改變!」
 
仍未舒緩緊張,傑弗瑞說道。
 
「可是,即使和我在一起,你還是想着別的事。」
 
看到海斗愕然地伸展身體,傑弗瑞掠過一抹自嘲的笑容。
 
「你以為我沒有留意到?你只是跟我說些無關痛癢的事。在這期間,我很徬徨,不知道你的心離我有多遠。例如在你的胸前慎而重之穿着那件黑色的緊衣上衣,你是不是透過它想着另一個男人?」
 
「不是!」
 
海斗探身緊緊地捕捉住傑弗瑞的視線。他說的確實沒錯。只是,自己在想的不是維森特,唯獨這一點,海斗不想被誤解。
 
「我承認我的確在想着很多事。例如為什麼咳嗽不會停呢?又例如我們能不能就此平安地回到英格蘭呢?即使回去了,會不會再被華星漢傳召呢?要擔心的事有如山般高。所以,我沒空去煩過去了的事。你剛才不說,我也忘了有維森特給我的上衣呢。」
 
海斗的表情和聲音能傳遞真實的意願吧。發現傑弗瑞那縐在一起的眉間,有一點舒緩,讓海斗放心了。
 
「還有你是如何避過秘書長官的,……這種事,才是你應該跟我說的事。」
 
傑弗瑞鬆開拳頭,伸手撫摸海斗的臉。
 
「我們已經有對策了。我本來打算在回國的日子漸漸接近時,才詳細告訴你,不過你這麼在意,現在說也無妨。順便把奈吉爾和基特叫來,我們來逐一談談……」
 
海斗搖着頭。
 
「如果會是那麼重要的事,可以不用現在說。」
 
「不過,你還是會去想吧?」
 
「我想即使聽了你說,我仍然不能鬆弛下來。就算現在覺得沒問題,過一陣子又會感到漠然和不安……」
 
傑弗瑞拇指徬徨地撫着海斗的臉龐。
 
「換言之,沒有辦法改變?」
 
「應該是這樣吧。」
 
「真殘忍。我能做到的事,只是守護着你。」
 
搭上傑弗瑞的上重疊着,海斗向着他微笑。
 
「我自己也沒計可施。可能因為這頑固的感冒,令我也變得憂鬱起來了。」
 
傑弗瑞抱着海斗,像在哄一個抱怨的孩子般,溫柔地拍着他的背。
 
「你要快點康復啊。你回復精神之後,要做的事如山般高。首先要重新染髮。頭髮長了很多,髮色腿成班紋了。然後要叫裁縫來,為你做新的黑衣。啊啊,對了,在倫敦訂的衣服送來了。配合那些衣服,也要買新的靴子呢!今次連劍帶也訂齊一套吧。你不喜歡長劍,也要隨身佩帶短劍才行……」
 
海斗不想讓他難得轉好的心情受損,便點頭回應。他想一直看着這愉快的表情,不想因為自己而令他悲傷、不想令他難受。
 
(如果時間能就這樣停下來就好了……)
 
苦笑着停下憶想,海斗抬起頭來。在他眼中,四周如舊黑暗。好想回到英格蘭。可是,又很害怕回去。海斗決不認為現在把病情蒙混過去的情況是最好的,不過,一想像到向傑弗瑞坦言一切之後他會有甚麼反應,便無法不膽怯起來。
 
「唉呀……」
 
海斗不由得發出聲音,然後苦笑。又來了,又再被多想無用的事撥弄着情緒。要怎做,才可以真正切斷這種巡迴不止的想法?
 
「太空閒也不行呢……」
 
海斗小心地扶着牆壁不致蹣跚跌下,從床上站了起來。今天就去找些工作做吧。打掃甲板有點困難,不如接合──重新編織繩子吧。若一心一意專注活動雙手,就能逃離雜念吧。對,哪怕只是一時忘記也好,海斗也希望腦袋能一片空白。因為思考,實在是太過累人了。
 
 
-1-1 待續-
 

拍手[2回]

PR
■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投稿フォームです。
Name:
Mail:
Url:
Title:
Color:
Decoration: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Message:
Pass:
Secret:  ※チェックすると管理者へのみの表示となります。 
ACCESS
★ FREETALK ★
31/5/2014

★ 一週年 ★

加入現在的漫畫出版社一年了,
擔任這個職位也一年了。
回顧過去的一年,
我們的路太難走,
市場萎縮、成本上升、人才流失、網上盜版,
還望明年能繼續在這業界生存。 愛漫畫的人,請支持正版,
支持心愛的漫畫家,請支持正版,
有時候,愛要用金錢證明(笑)。
初入站注意事項
歡迎來到伊死不入流的漫畫blog(裏版)!由於盜文的情況嚴重(真謎),麻煩大家注意一下一些小地方:
★留言時請遵守網絡禮儀,大家志在交流得愉快吧!
★轉文、引用時請列明出處。
★這站內的「我流漢化漫畫」出於一時手痕及個人惡趣味,並不是甚麼好東西,有興趣的朋友請一定絕對緊記購買正版漫畫!
★這裏不提供漫畫下載,請支持正版漫畫!
★除了留言,也歡迎來plurk找我玩:
http://www.plurk.com/ishi 希望大家玩得愉快~
★ 最新留言 ★
~歡迎大家暢所欲言~
[01/27 伊死]
[01/26 阿敏]
[12/02 ishi]
[12/01 大明]
[12/01 伊死]
[10/06 ishi]
[10/05 雪靜]
[09/23 ishi]
[09/23 オニギリ]
[08/29 爻一一]
★ PROFILE ★
HN:
ishi
年齢:
88
HP:
性別:
非公開
誕生日:
1929/05/23
職業:
出版関係
趣味:
吃喝玩樂
自己紹介:
★ishi,字伊死,性貧窮,卻不精打細算,乜都知少少但冇樣掂…
★前火狗工房《SpeedUP》無責任編輯之一,現職某漫畫出版公司小小文職人員。
★最愛蝙蝠俠與羅賓、全職聲迷,香港日本無差別戀聲族。
★激愛聲優古澤徹‧福山潤‧置鮎龍太郎‧水樹奈奈‧成田劍‧招世亮‧郭志權…〔下略〕
★日語程度只到吹水級數,但厚顏無耐的翻譯過商業遊戲,現向翻譯中文版努力重新學習日語中。憎死敬語,可惜每天都要用…
★以漫畫分類,介乎萌與腐之間,但FU味較重。
★閒來請來吹水~
Working Record
★我的工作紀錄
2012/11/23 Update

offline+Gallery
●=offline ★=illustrations

akashitsuji 赤執事


A/P/H


saiyuki & others 最遊記&其他峰倉派


superheroes 超美英雄部


firedogstudio 火狗工房


others 個人惡趣味


Original 胎死腹中原創

★ 我的翻譯 ★
★ GAME ★
「愛神餐館2」PC中文版
香港火狗工房與日本SUCCESS共同開發的育成‧經營遊戲。中文化擔當,包括遊戲所有內容、包裝、部份說明及攻略。售價HK$168。

★ 漫畫 ★
☆BRAVE10~真田十勇士~ 香港中文版漫畫翻譯擔當。
現已發售,定價HK$33
超級期待CD DRAMA版!


Powered by 忍.jp Design by Alphaあるふぁ
Copyright © 2006 伊死的漫畫特區 Some Rights Reserved.
http://ishicomic.blog.shinobi.jp/%E6%88%91%E7%9A%84%E7%BF%BB%E8%AD%AF/flesh%20-%20blood%20vol.13%20%20%E7%84%A1%E8%B2%AC%E4%BB%BB%E6%88%91%E6%B5%81%E7%BF%BB%E8%AD%AF
忍者ブログ[PR]